一劍浣春秋

關於部落格
一劍浣春秋
  • 10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生如夏花

  周澤春 聞 睿   “閑著也是閑著,我還是想早點回來上班!”七月流火,剛剛做完最後一次化療,回家休養不到一周的程然又來到湖北省孝感市孝南區檢察院檢察長周倫的辦公室,要求“做點事兒”。   上樓一步跨兩個臺階,見誰都熱情打招呼,笑起來露出兩顆虎牙,儘管右臂內側一塊打針留下的疤痕十分醒目,但記者還是很難把程然與胃部全部切除、經歷過6次化療和25次放療的胃癌三期患者聯繫起來。   一個視責任如生命的人   2013年9月,程然接手一起湖北省公安廳督辦的涉黑案件的審查起訴工作。該案涉及人員眾多,案情複雜,社會影響大。為迅速掌握案情、梳理證據、引導偵查,她加班加點審閱案卷,走訪受害群眾,訊問犯罪嫌疑人。其間,胃部隱隱作痛,她以為是胃潰瘍的老毛病,就沒太在意。   轉眼到了12月中旬,胃部越來越不舒服,程然多次在辦公室疼得冷汗淋漓,同事們感覺不對勁,勸她到醫院檢查一下,她卻笑著說:“年底忙,等清閑點再說。”   她說的是實話。孝南區檢察院公訴科人均辦案量居孝感市之首,尤其是年底,大家都在加班加點,她實在不好意思請假。   12月30日,正在伏案閱卷的程然突然感到胃部劇烈疼痛,豆大的汗珠從臉上不停地滾下來,她想起身倒水喝,結果還沒站起來就昏迷在辦公桌旁。   聞訊趕來的丈夫連忙將她送往醫院。不曾料到,檢查結果竟是胃低分化腺癌(胃癌三期)。   小夫妻倆驚獃了,禁不住抱頭痛哭。   稍稍冷靜後,程然忽然對丈夫說:“我現在還不能馬上住院,你得先把我送回單位一趟。”丈夫急得跺腳:“你不要命了?”   程然柔聲解釋道:“我手頭還有三起案件沒有完成,一起盜竊案需要補證,一起搶劫案還沒訊問,一起傷害案馬上要開庭且距法定辦案時限只有12天,讓我回去交代一下再住院吧!不能因我生病而影響案件辦理。”   在程然的堅持下,丈夫將她攙扶到辦公室。同事們驚獃了,默默地看著程然整理案卷、開列補證提綱、工作清單……   “對不起大家,以後你們就要多受累了,等我治好了病,我再多乾點!”科長左俊濤接過清單,眼圈紅了:“好的,我們先替你多辦幾起案件,你回來請我們吃飯吧!”   2014年1月6日,醫生決定為程然做胃部全部切除手術。進手術室前,天真的程然問醫生:“胃全切了,我還能正常上班嗎?”   望著這個時刻不忘工作的檢察官,主刀醫生感動了,不忍心告訴她實情,善意地欺騙她說:“放心,胃切了還會長出來,不會影響你當公訴人的。”   2014年4月15日上午9時,穿上心愛的檢服,程然又出現在孝南區法院少年庭的公訴席上,對被告人舒某涉嫌盜竊罪一案出庭支持公訴。程然對被告人舒某的作案動機、犯罪後的悔罪表現等法定、酌定從輕情節一一舉證,向法庭分析了舒某的犯罪成因,本著教育、輓救的指導思想,就當庭自願認罪的舒某向合議庭提出依法從輕或者減輕處罰的公訴意見。最終,法院採納了她的公訴意見,認定指控罪名成立,判處被告人舒某拘役六個月。   一切似乎和從前一樣。但坐在她身旁的同事戴琳霞卻忍不住眼圈發紅。她分明看到,大顆的汗水從程然額頭滲出,她的身體在微微發抖。   病中的程然,最大的夢想就是回到工作崗位。病情穩定下來後,她總是纏著自己的主治醫師一遍遍問:“醫生,我各項指標都正常,可以回去上班嗎?”   醫生看到她期待的眼神,說:“要不,你先上半天試試吧。”   程然欣喜若狂,回到單位求科長:“科長,讓我回來打半天工可以嗎?哪怕是陪著你們提審、在辦公室接個電話也行啊。”   科長拗不過,只好勉強同意,於是有了這次出庭支持公訴。   一個“離不開的人”   年紀不大,責任心不小,是孝感市公安局孝南區分局法制科指導員方華武對程然的第一印象。那時的程然是該院案件管理中心副主任。每次公安機關提請批准逮捕和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送到案管中心後,只要是程然接收的,無論是法律文書製作,還是證據材料的歸集,甚至是卷宗的裝訂、頁碼的編寫她都要認真審核,稍有瑕疵,她就會拒絕接受。   “案管中心就是檢察院的‘案件收發室’,你這麼認真幹嗎?”方華武一開始對程然不太理解,接觸多了,他明白案管中心不僅是“收發案件”,更重要的是對案件辦理全程監督,對程然的認識也從最初的不理解變成了由衷的佩服。   2013年9月30日下午,時任公訴科副科長的程然在做案件報表時,發現一名李姓犯罪嫌疑人批捕案卡和公訴案卡對不上。   名字不對,意味著可能是一件新案子。第二天就是國慶節了,如果當天不查明白,會耽誤案件報表一周時間。   同事們都已下班了,程然把108個批捕案件的案卡和108個公訴案件的案卡翻了個遍,仍然無法確定。她只好打電話向6名辦案民警和該院有關內勤人員求證,又反覆查閱案卷用電腦檢索。終於發現,原來是辦案人員在辦理批准逮捕手續時,將犯罪嫌疑人名字中的“天”字寫成了“夭”字。   等她將更正後的信息錄入系統,已是深夜12點。為查清這一個字,她整整花費了9個小時。   從檢17年,程然先後調換了7個崗位:法警大隊、技術科、反貪局、財務室、辦公室、案件管理中心、公訴科。   該院檢察長周倫介紹,無論是業務部門還是綜合部門,無論崗位多麼普通、多麼繁瑣、多麼枯燥,程然都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地乾,且能“乾出彩”,成為這個崗位“離不開的人”。   在司法會計崗位上,她協助職務犯罪偵查部門辦案,積極認真開展司法會計鑒定工作,為偵破某公司經理李某挪用公款170餘萬元案作出重要貢獻;在檔案管理員崗位上,她是全市檢察系統公認的優秀管理員,榮立個人三等功;負責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工作五年,該院連續五年被區委、區政府評為“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先進單位”。   更讓周倫印象深刻的,是2012年程然身兼三職的那段日子。   因工作突出,2012年3月,程然被任命為新成立的孝南區檢察院案件管理中心副主任,擔負起全院的案件統計、線索管理和檢委會秘書三項工作。   案件統計,涉及全院業務部門,需要細緻和耐心,程然不僅做到了數據報表“零差錯”,而且主動進行類案研究和社會治安形勢等分析,每季度提交1次案件統計分析報告,供領導決策參考,被上級評為優秀統計員,並榮立個人三等功。   檢委會秘書,涉及重大疑難複雜和有爭議的案件,擬報告、做記錄、協調檢委會委員和承辦案件部門,程然把工作安排得井然有序,還利用自己精通電腦技術的特長,將多媒體示證系統運用到檢委會工作中,實現了電子閱卷,有效節約了司法資源。   擔任線索管理員,在沒有經驗和模式可以借鑒的情況下,她僅用了7天時間就完成了歷年積累的線索清理、編號登記、造冊工作,隨後順利搭建起微機綜合受理平臺,摸索建立了8項制度,使案件歸口管理、定期線索分析等制度化、常態化,解決了長期困擾院里的線索多頭管理問題。   2013年8月,程然被湖北省檢察院授予“2008—2012年度全省檢察機關先進個人”稱號。   程然的認真“出了名”,每次調整程然的工作崗位,檢察長都要花力氣做她所在科室的工作,因為科室的領導“不放人”,同事們“捨不得”。   一個跟自己較勁的人   程然的起點並不高。1997年3月,19歲的她到孝南區檢察院法警大隊工作時,還只是孝感市財貿學校的一個中專畢業生。   “如果你考第一名,就把你送到省里去培訓司法會計。”1998年,全國檢察機關進行素能考試,時任檢察長的王家安想方設法鼓勵年輕人,他把程然叫到辦公室,用起了激將法。   程然沒有辜負檢察長的期望,真的考了第一,令全院上下對這個小姑娘刮目相看。王家安自然沒有食言,經過培訓,司法會計成為程然入院的第二個崗位。   此後,她給自己定下了三條鐵律和三個目標:“不摸(打)牌、不參與吃請、不唱歌跳舞;拿本科文憑、過司法考試、讀法學研究生”。   鎖定“三個目標”,程然開始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努力。   1999年開始,她用3年的時間完成專科學習;2005年,她又自考獲得大學法律本科學歷。   這對程然來說,還只是一個序曲。“我的學歷起點很低,只有不斷學習,提高自己,才能為自己註入源源不斷的動力,當一名稱職的檢察官。”2005年程然光榮入黨,她在支部民主生活會上這樣表態。   她瞄準了更高的目標,向司法考試衝刺。   然而,2007年第一次試水,成績只有336分,程然沒有氣餒,她總結經驗,認為是自己方法不對,決心第二年專程赴北京參加培訓。   2008年,兒子好好出生不到10個月,她狠下心來強行給兒子斷奶,按計划到北京參加為期3個月的培訓。那3個月,她白天全身心學習,晚上則與家裡通電話緩解對兒子的思念,然而成績還是不盡如人意。   “孩子還小,過兩年再考吧!”見程然白天認真工作,晚上照顧孩子,還要熬夜學習,丈夫黃輝心疼了。   “許多學歷比你高的人也沒考過,你何必搞得這麼累呢?”有同事勸她。   “就是考到退休,我也要通過!”程然較上了勁。2011年,經過第六次衝刺,她終於通過司法考試,取得了夢寐以求的檢察官任職資格。   程然深知,只有知識的沉澱,才能豐富自己的人生,才能增添工作的活力。為此,她從不停下渴求知識的步伐,2013年3月,經過筆試、面試,她又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在職研究生。   2014年3月23日,是新學期研究生報到的日子。考慮到她的病情,丈夫勸她退學,但她卻說:“不行,我要繼續學習。”她忍受著化療後的痛苦,和丈夫一起到學校報名、請假。學校的教師被她感動了,特許她可不參加集中授課,在家自學。   於是,在武漢同濟醫院三號樓三層6號病房裡,就有了這一特殊的風景:一個打著點滴的女生手裡拿著法律書籍在認真地學習。   4月17日、19日,放療期間,程然硬是參加了今年上學期的《民事訴訟法》、《物權法》的課程考試。   “她對什麼都要求高!”丈夫黃輝是該院的法警,談起程然,他有自己的體會。   尤其是在工作上,程然不允許自己“一般化”、“過得去”,而是盡己所能,追求完美。2013年初調任公訴科副科長,她一如既往地全身心投入。   程然到公訴科後辦的第一件案子就是審查一起團夥搶劫案。閱卷中程然發現,多個犯罪嫌疑人均供稱自己的行為是受一個外號叫“貓子”的人指使,可查遍公安機關移送的案卷也沒有發現“貓子”的相關材料,“貓子”也不屬於被移送審查起訴的對象。她緊盯案情,多次要求公安機關補充證據、大力追捕。涉嫌5起搶劫案的“貓子”最終到案,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一名漏犯得到成功追訴。   2013年7月,一起高智商經濟犯罪案件的10多本卷宗遞到程然面前。犯罪嫌疑人蕭某與某公司共同註資成立了一家壁紙銷售公司。新公司成立後,蕭某擅自將新公司註冊資金中的203.3萬元從公司基本賬戶抽出,轉入私人賬戶用於炒股和消費。   蕭某是博士,不僅否認有罪,還送給程然一本專業書請她“學習”。稱自己的做法屬於“承包經營”,是一種“經營模式”,不構成犯罪,並聘請某高校法學院知名教授為其作無罪辯護。   面對權威,程然迎難而上,每天熬夜到深夜零點後,查案卷、對法條。她提出:這是一起典型的職務侵占犯罪,而非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時認定的合同詐騙犯罪,得到科里多數同事的贊同。為夯實證據,她組織兩次司法會計鑒定,又將案件退回補充偵查完善證據材料,最終用事實和證據使辯護人放棄了無罪辯護的初衷。   在只從事了8個月的公訴崗位上,程然主辦公訴案件65件,為全科之最,無一錯漏,當年榮立個人二等功。   一個溫暖的人   安陸市檢察院偵查監督科科長侯娟是程然的“閨密”,她們是初中同桌,後來又成為同行,形同姐妹。   在侯娟眼裡,程然是個單純的人,面對任何事情她只認道理,而且認準的理輕易不會改變;程然又是個有溫度的人,她會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不管是同事、朋友,還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   侯娟記憶深刻的是讀中學時,班上有一男同學欺負女生,程然挺身而出,仗義執言;還曾把自己的鞋子從家裡拿出來,送給家庭貧困的同學。   作為檢察官,在程然內心裡,法律不是冰冷的條文,而是公正的載體,暖人的陽光。   “能不能幫幫忙?!”2013年4月,剛任公訴科副科長不久的程然接到了一位好友的電話。原來,好友的表弟汪某伙同他人將梁某打成輕傷,一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我能幫的忙就是勸汪某自首,爭取法律規定的從輕處理情節。”程然根據案情向好友解釋法律的規定和汪某可能的處理結果,並說服好友主動聯繫汪某,在電話中對汪某動之以情曉之以理,終於說服汪某投案自首。汪某到案後,她又積極協調被害人,使雙方自願達成了補償協議,法院最終依法對汪某從輕處罰,於2013年10月一審判處汪某緩刑。鑒於汪某生活無著落,但有一定廚藝,她與開餐館的同學聯繫,撮合兩人合資開了一家快餐店,如今汪某月收入上萬元,走上了靠手藝致富的道路,汪某逢人便講:“要不是程檢察官熱心快腸,我現在仍然在外東躲西藏,度日如年。”   在公訴科,程然還擔任未成年人犯罪辦案組組長。她用法律和愛心教育、感化、輓救未成年人罪犯,把大量的精力花在對孩子們進行法制宣傳教育上,引導這些花兒一般年齡的孩子們在內心埋下法治的種子,規範自己的行為。   一個“嘻哈人”   “嘻哈人”,在孝感方言中,誇人時是指開朗、大度、大氣、不拘小節、拿得起放得下的意思。   程然被同事稱為“嘻哈人”。   “然然,我們合個影吧!”檢察院門口,見記者給程然拍照,51歲的老檢察官張世春遇到程然,當起了“粉絲”。   “然姐,科里沒你好不習慣啊!”走進辦公樓,公訴科新人劉怡一見程然,就熱情地打起了招呼。   “然然,氣色好多了,要註意休息!”政治處主任張莉一上來就拉住了程然的手。   該院副檢察長彭俊才介紹,程然在院里是公認的“人緣好”,因為她“不計較”。只要是公事,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無論是老同志還是年輕同志,無論分內分外,無論臟活累活,只要大家開了口,力所能及的,她從不推托,力不能及的,她想方設法,整天樂呵呵地忙得團團轉,大家有了私事她也是熱心快腸地幫忙,因此,進院17年來,程然從未跟人紅過臉,平日里大家都親切地稱呼她“然然”。也正因為如此,她生病後,院里有近200名在職和退休幹警利用休息時間自發到醫院探望她。   “嘻哈人”,也體現在對病魔的態度上。   每次做完放療10分鐘後,程然就會開始整整4個小時的劇烈嘔吐。胃切除後,膽汁迴流燒傷食道,她不能吃喝,也不能躺下,只能呈90度端坐在椅子上。這樣的考驗,她經歷了整整25次。短短一個月內暴瘦20多斤。   程媽媽看著心裡難受,她卻笑著拍拍母親的肩膀:“媽媽,沒事的!不經歷風雨怎見彩虹,我還要給你養老呢!”   住院期間,荊州32歲的病友李女士自診斷出肺癌後一直悶悶不樂,一度產生厭世情緒,說癌症是絕症,治不治都一樣,何必花冤枉錢。程然主動同李女士聊天,談孩子、談父母、談生活,把自己搜集的與癌症抗爭成功的故事講給她聽,鼓勵她,讓她相信科學,還把自學的一套適用的保健操教她做,把自己的營養品分給李女士。   漸漸地,李女士轉變了態度,從不接受治療到積極配合醫生,病情得到了較好控制,病房裡也時時傳來李女士爽朗的笑聲。   “只要精神不倒,生命就有希望,人生還有盼頭,工作還能繼續!”程然說。  (原標題:生如夏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